今天去隔壁南大做了一次oral,ICIMCS,一个不知名的小会议。对于做演讲这种东西,我大概是我们实验室最不适合的,然而最近实验室实在没人,也就硬着头皮上了……

和CCDC一样,让我感受最深的是,即使是我们眼中的“水会”,依然有许多有心人专注地对待。我很喜欢那种台上的演讲者耐心讲解,台下的听众用心聆听的完整和谐的学术氛围,我更欣赏speaker和audience交流时碰撞出的思维的火花,一种纯粹的对科学的热爱。

惭愧的是,我还是只能念着丑陋的ppt,偶尔穿插一句事先准备好的台词,做着生硬乏味的presentation,自以为"fairly good"的英语,却又在主持人的简单问题下原形毕露……也许是我已经习惯了应付,习惯了对自身缺点的逃避,我妄想遮掩它们,却从未做出过改变。

我多希望过去的那个懦弱的一味逃避的自己死掉,我不希望自己满足于仅仅做个台下的聆听者,我希望有一个不一样的自我取代他……

晚安,Double Young...


本文由 jianhuyy 创作,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3.0,可自由转载、引用,但需署名作者且注明文章出处。

只有地板了

  1. luckyscript
    luckyscript

    加油!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