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这是我的心情 下的文章

牢骚太盛防肠断


想了想,还是忍住没向社交网络上输出负能量,这玩意儿具有传染性。我不喜欢对别人要求太多,能够做好自己就实属不易了,见贤思齐,见不贤而内自省。有时候心态爆炸吧,冷静下来反思自己有些地方明明可以做的更好,那还有什么理由推脱和逃避呢?这个话题点到为止。

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

最近在看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和进击的巨人。前者给我的感受就是,love is blind,主人公对心上人的爱太过自我与自私,选择了最极端最不负责的方式把痛苦永远地留给了女主人公;后者,直接吹爆,相对于前两季的热血,第三季开始展现出来的恢弘庞大的世界观真的让我叹服,直接让这部作品变得严肃了起来,人物的形象也随着剧情的拨云见雾逐渐饱满。


关于近期工作的一些看法与总结(一)


UAV+VR+Semantic 3D reconstruction,很明显三维重建是核心。目前结合语义的三维重建颇为冷门,仍处于探索阶段,有几个组已经做出了一些开创性工作,但在如何将传统重建方法更好的与DL、ML结合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这个方向是一个趋势,是一片蓝海,而UAV和VR的介入,既是三维重建现实应用的体现,也为三维重建提供了一个工作载体。
以上是近期阅读文献的一些肤浅的感悟。在代码方面,voxel hashing的源码结构上着实有些复杂,读来略显吃力,抛却算法不谈,工程架构就很值得钻研学习,在此深感自身代码能力欠佳。从头复现有些难度,计算在移植到TX2的同时做一些简化,方便后续开发。
以上


开始懂了


今天去隔壁南大做了一次oral,ICIMCS,一个不知名的小会议。对于做演讲这种东西,我大概是我们实验室最不适合的,然而最近实验室实在没人,也就硬着头皮上了……

和CCDC一样,让我感受最深的是,即使是我们眼中的“水会”,依然有许多有心人专注地对待。我很喜欢那种台上的演讲者耐心讲解,台下的听众用心聆听的完整和谐的学术氛围,我更欣赏speaker和audience交流时碰撞出的思维的火花,一种纯粹的对科学的热爱。

惭愧的是,我还是只能念着丑陋的ppt,偶尔穿插一句事先准备好的台词,做着生硬乏味的presentation,自以为"fairly good"的英语,却又在主持人的简单问题下原形毕露……也许是我已经习惯了应付,习惯了对自身缺点的逃避,我妄想遮掩它们,却从未做出过改变。

我多希望过去的那个懦弱的一味逃避的自己死掉,我不希望自己满足于仅仅做个台下的聆听者,我希望有一个不一样的自我取代他……

晚安,Double You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