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这是我的心情 下的文章

开始懂了


今天去隔壁南大做了一次oral,ICIMCS,一个不知名的小会议。对于做演讲这种东西,我大概是我们实验室最不适合的,然而最近实验室实在没人,也就硬着头皮上了……

和CCDC一样,让我感受最深的是,即使是我们眼中的“水会”,依然有许多有心人专注地对待。我很喜欢那种台上的演讲者耐心讲解,台下的听众用心聆听的完整和谐的学术氛围,我更欣赏speaker和audience交流时碰撞出的思维的火花,一种纯粹的对科学的热爱。

惭愧的是,我还是只能念着丑陋的ppt,偶尔穿插一句事先准备好的台词,做着生硬乏味的presentation,自以为"fairly good"的英语,却又在主持人的简单问题下原形毕露……也许是我已经习惯了应付,习惯了对自身缺点的逃避,我妄想遮掩它们,却从未做出过改变。

我多希望过去的那个懦弱的一味逃避的自己死掉,我不希望自己满足于仅仅做个台下的聆听者,我希望有一个不一样的自我取代他……

晚安,Double Young...


双标


琪琪早上发了一段话给我:狮子座是一个非常自我的星座,在他们眼里,自己永远是最优秀的,无人能敌,方方面面他都要占主导地位。

最近同门说我双标,对琪琪十分不耐烦,对她又耐心解释各种问题。相处时间长了,开玩笑互相diss确实容易麻木,加上我本身又容易迷之自信,说话和态度是有些膨胀,在这里向琪琪道个歉(反正你也看不到)。

 

 

 

抽空写博客确实是极好的,能将我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记录下来,形成个人的心路历程,少一些经纶事务的困扰,多一些思想上的沉淀 。这里强调四个字:贵在坚持。

以上


???


北京是目前为止我在这个星球上到过的纬度最高的地方,这个记录后天将会被刷新。过去的几个月,我反复质问自己,我是谁,我在哪,我为什么在这里,现在的生活是不是我所想要的。我找不到答案。每次场景的转换都让我极度不适应,我做不到随遇而安。
徘徊于主楼与万人食堂之间,辽阔的树荫将我的影子遮蔽,我会一脸羡嫉的看着THUer们骑车从我身边掠过。时不时会有人向我问路,我的回答也越来越熟练与肯定。我不想将这种体验成为孤独,但它确实令我又爱又恨……


A brief to-do-list?


  1. 突然就很想拉小提琴了。很早就被丢弃的技能,现在想起来自然是十分后悔没有一直练下去,怕是弓都握不稳了……寒假时就有过在北京买琴的想法,由于各种原因,似乎实现难度比较大。
  2. 和小伙伴们一起踢球。清华的运动氛围果真很浓,每每经过操场看到一群人在绿茵场挥洒汗水,想起中学时代夕阳下的奔跑,那是我逝去的青春……
  3. 买一台天文望远镜。小学时就产生的兴趣,那时候痴迷于星星、UFO、航天飞机等等,也看了许多相关书籍和纪录片,甚至立志做一名航天员(笑)。长大了即使世界观更加深刻了,也要保持对自然的好奇心呐……

  暂时就想到这些。果然都是些烧钱的爱好,如果有可能的话,小提琴和望远镜可以买千元以内入门级的,球衣球鞋足球啥的大概会便宜些。然而前天买衣服花了不少钱,免不了吃一波土了。更重要的是,在一个我本不应属于的城市与学校,一切似乎都好难……


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和宇宙


每天在喧闹的地铁车厢里看电子版的《平行世界》,有一种凌驾于世俗之上的神奇感受。宇宙从哪里来,又会演化成怎样?这也是哲学上的终极问题。宇宙学的问题很难用实验证明,脑洞大开的物理学家们只得通过观测佐证猜想。宇宙的真相依旧扑朔迷离,它留给我们的想象才是最美好的东西。
R.I.P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