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时水文


  KoTo催促我“写点什么”,其实最近所见所闻颇丰,感慨良多,大有所书。每次提笔却又逡巡不绝,思虑太多难以直抒胸臆,再加上拙劣的文笔,笔下实在诞不出美文佳句。

  早上看到13空间深夜发表的毕业文,空见点赞不见评论。对待离别,大家还是讳莫如深,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群里的老哥们,偶尔发张图炫耀自己的工作环境,收到的也只是我们的戏谑调侃,该黑的黑该怼的怼,从未有人把离别和重逢挂在嘴上。

  哎呀不说这些煽情的了……来南邮十几天活动不少,睡眠时间质量严重下滑,周末好好休息调整,生活应该会趋于平稳。最后再放一张我男工程图书馆留念结束本文。


从龙眠大道到仙林中心


不知不觉离开我小工程也有十天。过去的一个小时我反复删改我的文字,思考是否要将那天的情形用语言永远地记录下来。最后我还是决定,只让它留存于我的记忆中,使得我能够时不时回想起它并且会心一笑,即使其中的诸多细节早已模糊。

我是一个对时间很敏感的人,我也常提醒自己,最终改变一切的是时间,人不过同时间作着无谓的抵抗。时间就像坐标上的X轴,我们的人生轨迹只不过沿着时间延伸,会有高潮,也会有低谷,但绝不是随波逐流,任时间摆布。

工程到南邮的那段地铁,是从一号线的倒数第4站到二号线的倒数第4站。那个过去四年经过无数次的龙眠大道已经成为过去式,我怀念它;而即将接替它任务的下一站仙林中心,我憧憬它。